酥打奶茶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佛系文手
更新速度如同龟速

双人写手问卷

和小天使 @薰衣草洗衣精 茶茶一块做得w


说实话,还挺好玩的,尤其是给别人出题目哈哈哈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奶茶,不喝奶茶,本人跟薰衣草比较有关系。

 

酥舟,爱喝奶茶【奶茶不是茶茶( ?)】,杂食党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奶茶】

每次看酥的文都觉得充满少女恋爱感,还有就是文字喜欢比较浪漫婉约的那种吧,用颜色来形容就是灰调的那种浅粉色。(反正我写不出来)

 

【酥舟】

唔……茶茶的文字特别细腻,朴素里带着一丝华丽的张力,字字戳入人心,就有种感化的力度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奶茶】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从前燎原炽热如火的爱情,逐渐变成激流勇进般的水流,到最后的细水长流。回头看看过去走过的感情,发现当时路途的障碍早已不那么重要,而那时的障碍在不经意间已风化成小小的化石。

 

【酥舟】

他以为——

嗯......也没有以为,他一直都知道的。

只是这份爱意被对方就这么坦然地摊开,晾在他眼底,像是双手捧上自己炙热跳动的爱意的时候,赤苇还是忍不住心脏反射般地加快。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奶茶】

“文案……没被选上……我……”月岛萤没有说下去,他平静地抹去眼睑旁那不受控制地眼涙,呼吸却没有变得急促,至始至终而保持在稳定的状态。要不是他刚才说的话暴露了他自己藏了许久的委屈,简直就跟讲平常话没有多大区别。

 

黑尾铁朗忍不住叹了口气,他知道月岛萤就是这样的倔强,比别人想象中更有骨气。他就像蒲草※,即使遇到不顺,他也会一声不吭地抗下来,平静到让人怀疑他是否遭遇过。

 

可黑尾铁朗会心疼。

 

心疼这个坚强的男孩,心疼这位不屈服现实的男人,心疼每天熬夜只为了一份他自己满意的翻译稿的先生。

 

【酥舟】

“我好想你。”才醒来的声线带哑,月岛萤盯着黑尾,睫毛上沾染着水花,眼角和鼻头都有些泛红。

他抬起有些发麻的手臂,张开,“欢迎回家。”

随着月岛落下的嗓音,行李箱哐地一声被甩开翻倒在地。

 

5、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奶茶】(原cp不是黑月)

月岛的手十分柔软滑嫩,一点没有世故的痕迹,还带着点人类独有的温度,触感和眼神都像是那只列夫养的斯芬克斯猫。稚嫩的声线像猫爪子挠在他的心头,黑尾不知道月岛是如何做到哀求一个人都可以带着矜贵和动人。

 

【酥舟】

他的眼神无措地上下摆动,始终放不到对的地方。

他真的向他求婚。

槲寄生验灵了。

光阴荏苒,一切风雨坎坷都在雷狮的话后尘埃落定,结婚,这两个最朴实的字眼把之前所有不好的回忆一笔带过,画上一个句号,接着重开启一个新篇章。

雷狮最终还是被安迷修那呆呆的反应搞得不耐烦,像个海盗对自己刚俘虏的人商量一般的态度,“快点答复我。”

安迷修却没有被雷狮的语气给弄生气,相反,他的眼角顿时湿润了,泪水噎住了喉咙,发不出声,半晌他重重打在雷狮的肩侧,笑骂道,“你这个混账,你这样做还有给我选择的余地吗?我除了选择接受还能有别的选项吗?”

他的笑容继他们重逢后第一次有了幸福的味道,那么明媚,那么温暖,牵动着那根牢牢绑住雷狮心头的红线。于是雷狮凭着本能,倾身在他唇上许下一个诺言,一个比撕心裂肺来得更为惨痛的吻。

但这就是他们表达爱的方式。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奶茶】

黑尾铁朗疑惑,因为月岛萤一般打电话过来不会沉默这么久,于是他继问,“怎么了?”

 

对方深吸一口气,用要宣布一件大事的语气说:“……我回不去了。”

 

“……”这真是大事!黑尾铁朗苦恼地揉揉太阳穴,尽量把语气放温柔一些,“这次是什么原因?”

 

月岛萤苦恼地解释:他们团队被甲方缠住,不得不全员改签明早再回来。

 

黑尾铁朗笑着表示理解——他也知道甲方如果刁难起来也很难伺候。

 

因此他就只是叮嘱月岛萤要早点回酒店休息,让他不用这么赶着回来,生日什么也不重要,明年还会有机会的。

 

【酥舟】

平时无比可靠的双肩无精打采地低垂着,那张侧脸面无表情,却看上去落寞又苦涩,这从来都没有展现出来的模样,在他整个人被笼罩于一团灰白的烟雾之下,显得更加陌生。

“小岩……”及川凑近喊了声,岩泉果然闻声转过头,眼圈还泛着红,看得他心头发紧、胸口发疼。

没能再次开口,岩泉将头撇开,也不知道是遮掩哭红的眼,还是单纯不愿意再开口。

他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根即将燃尽的香烟,上头长长的烟灰甚至都没有掸掉,岩泉就这么任着它烧,似乎被那火花烫到也不会激起多余的情绪,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发呆。

及川伸手想把那根香烟给拿走,岩泉察觉到他的意图,抽手时顺势瞟了他一眼,挑衅似地捏着烟凑到嘴边吸了口,烟头的火苗迅速后退,几乎烧到骨节分明的手指,前端的烟灰掉下去弄脏了他脚上的白色球鞋。

 

7、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很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吧~

【奶茶】

刚出浴的宫侑带着一身热气扑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骑到了宫治腰上,抓着对方的手就是一通嚎,“这不是妈买的那个限量布丁吗——治你怎么就自己独享了啊!!”

 

赤裸精瘦的上身倏地笼罩住了宫治神色不明的脸。在阴影之下,宫治能清晰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着和自己一样的沐浴乳味道,掺杂侑独有的气息萦绕在他的鼻尖。和那双托球精准的手,发力摁在他腕口,仿佛这样就能抵挡住突然的反击。

 

而宫侑此时还居高临下地看向宫治,模样像是赢得了一场战争,那双狐狸似的眼充斥着天真与得意,有恃无恐得过分,偏偏缺少一点识别情绪的能力,无从看出宫治幽深的眼神。

 

宫治勉力维持住布丁的安危,任由眼前人的发梢软塌塌地滴着水,像是在为俩人无声对峙的场面计时,一直到睡衣布料湿哒哒贴在了自己胸口,直到宫侑都开始怀疑平时应该和他大战一场的弟弟有一点奇怪,他才哑声开口。

 

“布丁给你了。”宫治起身发力推开了有些怔愣的宫侑,声音干哑,“我去换件衣服。”

 

宫侑莫名其妙,看着被放到了茶几上的布丁,感觉其实也没那么想吃,闷声道,“神经病。”

 

【酥舟】

“北,教练有shi……”角名伦太郎硬生生把后面的句子重新咽了回去,无声无息地走到靠在衣柜旁睡着的北信介面前蹲下,仔细地盯着北信介。或许是因为柔和的光线轻轻地洒在北信介的身上的缘故,角名伦太郎莫名地感觉他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

果然他睡颜还是这么好看,角名伦太郎细微地勾起嘴角,愉悦地想到。

微风透过白色的窗户吹了进来,几片樱花瓣乘机溜了进来,正巧落到了北信介的头顶。角名伦太郎见状,单手托着脑袋,另一只手把那几片拿了下来。

就在这个动作正要执行的时候,北信介醒了。

他半眯着眼,惺忪地看着角名伦太郎,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他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迷茫,但很快地收了起来,“角名,你在干嘛?”

“没,”角名伦太郎面无表情地弄乱北信介的头发,迫使自己压制住躁动的心,“教练找你有事。”

“好的,我知道了。”北信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撑地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走了出去。离开前他好像想起什么事,转头说:“对了角名,下次撒谎记得撒的像样点。”说完他就带门离开。

角名伦太郎站在那半晌,紧接着嗖地蹲在地上,头埋在手臂里,羞耻地想:啊,他竟然一直醒着了,太坏了。

 

8、写一段自己本命cp的小【】meat【】文【200字上下】


走一波~

 

9、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自己本命的cp!

【奶茶】(绮丽恋爱风吗,好的)

(我看着酥的文写出来的)【酥:我也是哈哈哈哈】

数不清的樱花瓣铺成了浪漫而神圣的粉色地毯,木兔有些紧张地向赤苇伸手,“毕、毕业快乐。你、你你愿意……”

 

这一刻赤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恍惚之间此处不再是欢送毕业生的场合,而是一场只属于他们私定终身的婚礼,身前帅气还有些羞赧的心上人正向他伸出手,邀请他一起走往铺设着柔软而甜蜜的未来。

 

“我愿意哦,木兔桑。” 赤苇笑着回应,心里道。

 

“不管和你走向哪里我都愿意。” 

 

闭上眼是带着春意的微风,轻扫过他们那双紧握的手,如同所有人的美好祝愿伴他们向前。

 

【酥舟】

(好难啊……)

清晨的阳光直接透过法式落地窗,照了进来。及川托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岩泉的睡颜。平时皱在一起的眉间只有此刻是舒展着。

“小岩……”及川轻声地喊着岩泉,“起床啦。”

岩泉仍还是睡得死死的。

及川没办法,任命起床做早餐。谁叫昨晚这么晚睡的罪魁祸首是他呢?

岩泉在床上半睡半醒时,隐约地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立马清醒过来,迅速起身,踉跄地跑进厨房。不出意外,岩泉发现及川又烧坏他一个锅,立马起床气上头,上前给了及川一锤,气恼地骂道:“混账及川——!咳咳!”

“诶诶诶小岩你怎么了,诶呦!”及川苦着脸一边捂住自己的脑袋,一边默默地倒杯水递给岩泉,委屈地说,“你干嘛打我。”

岩泉毫不客气地拿起水杯喝了下去,总算把因整晚喊而沙哑的嗓子润了不少,但脾气只增不降,“我说了多少遍!你这辈子都别给我踏入厨房一步!”

 

10、你喜欢BE还是HE,为什么?

【奶茶】

我喜欢写得好看的文…但是提前知道了是be会降低我看文的欲望dbq

除非有人极力推荐(很容易被种草其实)

 

【酥舟】

我都还好啦,但比较偏爱HE,毕竟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多愁的哈哈哈

 

11、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都可以哟~

【奶茶】

你给我写:月岛第一次在黑尾面前放屁的故事。

 

【酥舟】

考试前的突击复习w

 

12、最想看对方写哪对cp的文呢?

【奶茶】

写我喜欢的cp。什么兔赤黑月及岩宫双子,如果给我写一篇川西太一x白布那可是极好的。

 

【酥舟】

及岩!(给我写黑月兔赤松花宫双子我也不会介意哈哈哈哈)

 

13、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短文吧!

【奶茶】

(草死了什么难题啊到底)

笔墨早就把草稿纸上弄得一塌糊涂,及川脚尖恹恹点地,对于不会做的数学题很不耐烦,往旁一撇旁边唰唰起笔的岩泉,心里更是焦躁不安,和挫败伴随着羞耻杂糅成一股怒意堵在胸口,不知道生自己还是生对方的气。

 

岩泉注意到对方的视线,转过头挑了挑眉示意怎么回事,及川赶紧挥挥手道没有,只是在思考。心里道毕竟岩泉已经教了他大半张卷子,剩下的几题还是不会,岂不是很丢人?而且小岩也要复习,他总不能扒着人不放,只能怪自己之前都没能好好复习,这次怕是及格有点困难。

 

但是对方无视于及川的逞强,忽地就伸手抽走了他压在手底下的那张试卷,看了看后也不知道是难得可怜及川这幅沮丧模样还是真心的,缓缓道:“这道题的确比较难。”。

 

“是吗……?” 及川头靠在岩泉肩上,看着对方二话不说在试卷上画出几条辅助线解题,“小岩自己复习得完?”

 

“我又不是你,遇到不会的题就开始发呆。在排球上怎么不见你这样?”岩泉说,“不会为什么不问我?”

 

及川难得支吾,“怕你觉得我笨?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今天花了很长时间教我吧。”

 

“你本来就很笨,排球笨蛋。” 问题在岩泉的解法下迅速瓦解,及川看明白了,道了声谢附赠一个脸颊吻便埋头继续和数学奋斗。

 

“你不是也教我英语吗?”好几分钟后,那边的岩泉突然道,及川嗯了几声没有在意地继续解题,却又闻对方好像一直在喃喃自语,这次及川才聚精会神地去听。

 

“说好大学也要上同一个的,怎么可能丢下你先跑啊。”

 

【酥舟】

“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月月哈哈哈哈哈哈!!!”

“前辈,”月岛一脸平静地看着笑得快要在地上打滚的黑尾,“这只是正常气体排泄,你不需要笑得这么夸张吧。” 月岛的语气与平时和一样,仍是带着欠打般的平淡,然而不同的是,通红的耳廓早已出卖了他内心尴尬的想法。

“不是不是,”黑尾兄弟般的搭在月岛的肩上,故作严肃地说,“我是没想到我们的月月竟然也会发生排矢气这种尴尬的局面!”说着他给月岛竖起大拇指。

“……前辈,癫痫又犯了吗?”

黑尾被月岛突然的问句给弄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满脸疑惑地问:“干嘛这么说?”

“因为你嘴角一直在抽搐啊,”月岛扯开黑尾的手臂,反拍拍黑尾的肩上,微笑地说,“有病得治。”

说完月岛转身就走了。

留着黑尾一人在风中黑人问号地凌乱着。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奶茶】

没有吧,怕拖累对方。但是同一个设定有时候想搞两个cp就会有这样的想法(然后立刻打消)

 

【酥舟】

合作是有诶,但一起填坑感觉会很难【自己本身就有很多坑就没填,都不好意思发出来哈哈哈】

 

15、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奶茶】

干,这个问卷好长。

 

【酥舟】

辛苦啦w茶茶是个小天使!【要加个前缀:恶魔集于一身】


评论
热度(10)
  1. 薰衣草洗衣精酥打奶茶 转载了此文字
    酥空口套文很厉害,看文走7.8.9.13题。含黑月兔赤及岩治侑角名北。

© 酥打奶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