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打奶茶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佛系文手
更新速度如同龟速

【雷安】假如跟死对头换了元力会怎么样

○元力互换梗●

○ooc●

○超短篇●

○私设雷狮幼年时曾被安迷修的师父教导过几次●

 

在这里酥舟祝大家国庆快乐~

在此感谢Y老师授权让我使用此梗!

 

正文:

 

雷狮曾不止一次心里吐槽安迷修双剑的元力,他认为这玩意看起来特别中二,看一次就嘲笑安迷修一次。

然而到自己出现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雷狮就认为这不是露出平日的笑容就能把这件事轻描一写带过的。

好在裁判球在雷狮欲要把这两把破剑折断融化重新锻炼的时候出现,“此、此次元力互换的事件因有外来人的干扰而发生,据我们调、调查只有离得近的两人才会被交换,我、我们估计不会持续很久……”裁判球面对雷狮的低气压表现得有些抖抖索索,但还是勉强地把事情告知给雷狮,“还有雷狮选手,请不要对双剑做出不可逆转的事,否否、否则视为违规而收回元力。”裁判球说完立马就不见了,好像多待一秒它就被对面的怒气所灼烧。

雷狮复杂地看着手中的中二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曲折。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他现在特别想去跟安迷修打一架。他没事干嘛离自己这么近!

也许是因为雷狮内心的愤怒点燃了宙斯熄灭人间的星火,他黑脸在森林里走了一会,愣是没有看到另一个“罪魁祸首”。

夕阳很快染红天际,落日也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下了班,迫不及待地让月亮来他的接班。雷狮靠在树干上,一只脚架在树枝上,另一只脚在空中不安分地晃动着,却又如此寂静,仿佛与夜间融为一体,如耐心的猎豹在暗处等在猎物跑进自己的陷阱里。

在雷狮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敏锐地听见身下有稀疏的脚步声,是一个人……很熟悉……是……雷狮猛地睁眼,重心一斜,整个人直接跌落下来,他直径拿剑一挥,那速度快得只能看到残影,但对方显然更加快,一侧身躲避了雷狮的攻击。没偷袭到雷狮还是那么平静,毕竟这玩意本身就不是他的,而且能这么快上手还是归功于他的“好”父亲找了个剑客来教他。

他俩站在原地,都不说话。半晌,对方开口,“是谁教你的?”

雷狮吊儿郎当地半靠着树,挑眉伪劣一笑,“是谁教很重要吗,安迷修?”雷狮换了一条腿支撑身子,“还是说,你觉得我的剑术比你好?”

“雷狮,”安迷修理智告诉他不要跟恶党吵架,毕竟他俩一吵架准没好事,“现在可不是找茬的时间,我也没有功夫跟你在这瞎扯。”可是理性不像感性先扑朔地踢你一脚,然后再给一个稚气的鬼脸,他总是潇洒而优雅地从你身边走过,直接忽略了你,让你重新被感性欺负。

雷狮悠悠地说:“这是不重要,不就是因为我的剑术跟某人很像嘛。”

这不雷狮一句话又把安迷修给惹了。

安迷修握紧拳头,“他不是某人。”师父是有名字的。

雷狮走上前,俯视看着安迷修,试图从绿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倒影,“这重要吗?”

“对于恶党你来说也许不重要,”安迷修丝毫不胆怯地回视,“但对于在下,他是重要的存在。”

“重要的存在吗?”雷狮眼睛一眯,“那让我看看这位对于你来说重要的人教了你什么吧。”

话音刚落,雷狮瞬间反手拿剑往安迷修的颈部砍去。安迷修身子向后仰,脚瞄准雷狮的腹部猛地踢过去。雷狮抓住安迷修的脚踝往自己身侧拉以破坏他的平衡,而安迷修顺势拿出雷神之锤往雷狮脸上挥去。雷狮弯腰躲避,趁着空隙啧啧道,“没想到啊安迷修,你也会打人脸啊。”

“在下打的不是人。”安迷修往后跳拉开距离,警惕地盯着雷狮。若是旁人这么盯着看雷狮,雷狮只会嗤笑,但安迷修如果是这么干,雷狮不免兴奋了许多,血液仿佛因那眼神而沸腾,他下意识舔了舔虎牙,“安迷修,你做好准备承受你说这句话的代价吗?”明明是一句问话却没有一点尾音,如同最后的通牒一下冰冷。

安迷修却仍无动于衷地说:“在下从来不会把说去的话收回去。” 

安迷修话音未落,雷狮冲向他,瞄准他的腹部。安迷修早有防备地做出格挡,而他没想到,雷狮动作在中途变换,直击他的膝窝,并趁他往后倾时捏住他的肩窝让他手臂发麻,导致他整个人被雷狮摁在地上,安迷修不免发出闷声。

雷狮单手抓住安迷修双手往他头顶拉,把安迷修禁锢在自己身下,俯身在安迷修耳朵轻声,“做好准备了吗?”

 【拉灯】

第二天他们能力就互换回来了,安迷修带“伤”追着雷狮打了一路。


fin.

闲话:

最近drive有点厉害,因此我要休息【滑稽】

评论
热度(41)

© 酥打奶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