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打奶茶

=酥舟
爱写一些零碎小段子
佛系文手
更新速度如同龟速

【雷安】酒驾不可取

○小鲜肉正转成演技派雷x著名老演员安●

○双演员●

○全是因为早上刚醒前的梦●

 

正文:

安迷修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半晌他掏出手机想打给谁,按到那人却迟迟没有点下去。他恍然地想起,他拒绝了雷狮的告白,他不能再找雷狮,为了雷狮,他不能再找他。

安迷修眼前仿佛有台放映机正循环播放着他拿起桌面上的照片——那是他俩之前走在小路的侧脸和雷狮弯下腰帮他系鞋带的画面,他冰冷地站在桌前机械拿起电话,那头人轻笑地问他自己怎么了。他咽了下口水,用尽了力气跟他讲了一句话。

那头沉默了,半晌传出切齿地声音质问他这是否是自己的想法。安迷修下意识点头,却想起对方看不到,他叹了一口气,“对,雷狮,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联系了。”接着安迷修没等那头回复,电话已被截断。安迷修下秒如同断了弦的大提琴坐在椅上,仰着头,眼眶逐渐染红。

他的世界失去他最爱的音律。

安迷修按着太阳穴试图自己清醒点。片刻,他好不容易想起现在是杀青宴的末尾,而他那帮损友一直灌他,弄得他已经有点神志不清。安迷修看到他损友之一的导演拉着他们自家的媳妇脸通红得说着胡话,他媳妇耐心地回答他,并且告知安迷修可以先走,有人在外面接他回去。

安迷修笑着点点头,欠身向她道了谢,以至于没有看到她戏谑的眼神。他走了出去,看到一个男人半靠在墙,手里拿着半根烟,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望什么,眼神半眯,脸庞带着水珠,显然刚洗把脸,水珠顺着脸颊划过颈部,落入他的衣领。那人听到开门的声响后转过头,看到安迷修出来随意在垃圾桶熄灭烟,不紧不慢地走向安迷修。安迷修好奇地看着那人,“你是阿青请过来的代驾吗?”

那人沉默片刻点点头,安迷修就放心地把口袋里的车钥匙给他,并且让他扶着自己一点。那人接过钥匙却没有扶着他,反而抽掉自己的领带,蒙住安迷修的眼睛,在他脑后打了个死结。安迷修疑惑地问,“你干什么?”

那人终于开口,“这样好带你走。”说完,直接打横将安迷修抱了起来,安迷修却因为混沌的脑袋也没有理清楚什么,下意识顺从了他的行为,抱住他的颈部,头靠在那人的肩上。那人身子僵了一下瞬间恢复正常,迈开腿走向电梯。

安迷修因眼睛被蒙住看不到什么,他只能感觉到那人走路非常平稳,几次他都快昏睡过去,却又被他颠了下自己而清醒。大概过了半小时,自己才被放进车里,那人动作很轻柔,很像一个人……

“你在叫谁?”

安迷修被那人在自己耳边的热浪激灵了一下,吞咽了口水又喊了一遍。那人切齿地在安迷修耳边给他定了罪,“安迷修,这是你招惹我的。”

 【春光乍泄】

End.


闲话:

至于我的梦请走lianjie

但比较搞笑的是,后期追逐战我脑袋里居然开始循环播放“转弯,开始考科目二”,“加速,开始考科目三”……我表示这明显是学车学疯了,当然最后雷狮甩开警察,但好孩子不要学雷狮酒驾行车。顺便一提,安迷修吼得也是梦里的,其余全是我早上码出来。

最后我想说,大早上drive真爽。


评论
热度(22)

© 酥打奶茶 | Powered by LOFTER